<cite id="1fztz"></cite>
<cite id="1fztz"></cite>
<var id="1fztz"></var>
<cite id="1fztz"></cite>
<cite id="1fztz"><span id="1fztz"><var id="1fztz"></var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1fztz"><video id="1fztz"><var id="1fztz"></var></video></del><cite id="1fztz"><span id="1fztz"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1fztz"><span id="1fztz"><menuitem id="1fztz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fztz"><video id="1fztz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1fztz"></cite>

未來的搜索大戰:生態能力成為勝負手

行業資訊 /2021-02-19



未來的搜索大戰:生態能力成為勝負手


配圖來自Canva可畫


提到搜索,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百度、搜狗、360。實際上,在整個移動時代,煊赫一時的后起之秀還有一個神馬搜索,但后來隨著UC流量的下滑,較為依靠UC流量的神馬也風光不再逐漸走向沒落。

隨著AI時代的到來,搜索方式又因為搜索場景的改變而發生全新的變化。這種情況下傳統搜索巨頭們也在作出新的調整,一些新出現的巨頭們也開始伺機而動,力圖在智能搜索時代分得一杯羹,這也使巨頭在智能搜索市場的競爭愈發激烈。

百度搶先布局

“搜索是百度的根基,也是百度的核心價值。”李彥宏在2020年年中發布的二季度財報內部信中如是寫到。近年來風起云涌的移動互聯網,以及急速發展AI智能,一步步將傳統的搜索行業解構,這也開始促使傳統搜索行業,開始發生一些本質變化。

從技術方面來看,AI智能使得搜索引擎的技術門檻越來越高。具體來說,搜索的關鍵在于「優化」,這個過程需要權衡搜索性能、精度、返回時間,以及商業化體驗等方方面面。為此,很多搜索公司為了哪怕1%的性能提升,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。例如,微軟的bing搜索與谷歌搜索的交戰往事,就說明了這一點。

隨著智能時代的到來,智能圖像識別、語音輸入、深度學習等先進智能技術,也首先在搜索引擎上獲得應用,這就使得原本的搜索技術門檻進一步提升。在此背景下,以搜索為商業根基的百度,開始率先下場進行布局。

比如,百度推出了“搜索+信息流+智能小程序”的多輪驅動戰略,由此將自己的搜索層級提升到了AI級別。另外,在搜索內容方面,它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,獲得了更多的優質內容來源。比如,百度先后投資了蜻蜓FM、知乎、梨視頻、網易云音樂、掌閱科技等多種內容平臺,基本覆蓋了音頻、圖文、短視頻、音樂、網文小說等諸多領域,形成了龐大的內容生態。憑借這種方式,百度建立了輕應用+站內搜索的智能搜索新生態。

另外,百度還順應5G時代的發展趨勢,不斷加碼短視頻搜索,逐漸拓展出了新的搜索邊界。總之,憑借多種新方式,百度實現了其在移動時代的搜索進化,很好地穩固了其移動智能生態基本盤。

阿里、騰訊全力進擊

在百度等傳統搜索巨頭,紛紛下場布局智能搜索的時候,阿里、騰訊等老對手,也在不斷加碼布局新一代的智能搜索引擎。

2019年底,低調沉默了3年的夸克搜索,在阿里巴巴北京辦公區附近的望京地鐵站,投放了一波廣告,文案中突出的“無競價排名”、“無虛假醫療廣告”和“跳過低質答案”,每句話都像一把尖刀,來勢洶洶。

隨后不久,在次年年初的微信公開課上,騰訊的微信搜一搜團隊正式對外亮相,顯示出微信在搜索上的逐步加強;到了2020年7月底,騰訊收購搜狗的消息正式被坐實,這又進一步向外界證實了騰訊進軍搜索領域的野心。

而阿里、騰訊進軍搜索的背后考慮也基本類似,都是為了拓展新的戰略版圖,獲取新的增量空間。具體來說,夸克搜索脫胎于阿里旗下原有的搜索團隊,而這支搜索團隊最早正是來自UC的搜索團隊,而UC的傳統業務主要是依靠移動搜索廣告來實現的。但隨著神馬搜索在移動時代的掉隊,其原有的廣告價值開始直線下滑,阿里迫切需要一款新的智能搜索引擎,來填補神馬搜索沒落帶來的空白,這也是夸克搜索誕生的背景。

這也適用于對廣告市場有著更大企圖的騰訊,特別是在騰訊加速微信商業化的過程中,搜索的廣告價值愈加凸顯,這也促使騰訊全力整合搜狗搜索。

另外,騰訊、阿里旗下豐富的商業基礎設施,也為其做搜索提供了可能性。比如,騰訊旗下的微信、王者榮耀、QQ瀏覽器、企鵝號、電競、網文等等,都為其做搜索提供了廣泛的內容資源和豐富的數據來源。同樣,擁有口碑、餓了么、高德地圖、哈羅單車等眾多商業服務設施的阿里,通過搜索聚合商業服務,也會形成更好的變現通道。總之,無論是從自身條件還是業務發展來看,阿里、騰訊都有理由去做搜索。

字節、華為跨界割據

實際上,看重這片領地的遠不止有騰訊、阿里兩家,字節跳動、華為等公司也有意在此領域內分一杯羹。

2019年8月,字節跳動旗下今日頭條正式宣布入局搜索市場,隨后頭條熱榜、頭條百科等搜索輔助產品競相出爐,這也使頭條搜索的整體結構日益完善。至于頭條為何做搜索,理由也不難分析。

一方面,頭條有沖破業務天花板的現實考慮。張一鳴曾在內部會議中表示:“頭條如果不做搜索業務,將來就只剩下4000萬的DAU。”可見,搜索業務對于字節跳動的重要性;另一方面,搜索能為頭條帶來新的營收空間。2020年9月份,頭條低調上線了頭條搜索的競價廣告,即從側面佐證了頭條做搜索的另外一重考慮。

與字節跳動不同,華為推出華為搜索則主要是受美國制裁影響。過去華為在海外賣手機,配置的軟件主要是包含谷歌地圖、谷歌搜索引擎等在內的谷歌全家桶,在美國打壓華為之后,谷歌就立即停止了包括Google Gmail等在內的谷歌軟件,使得華為手機因為缺乏軟件支持而影響到手機銷量。

而以手機為代表的消費者業務,占據了華為過半的營收,這就迫使華為必須想出替代辦法來解決手機軟件應用的問題,華為的辦法正是通過自研手機應用軟件,來替代谷歌應用給其手機帶來的影響,這也是華為搜索誕生的背景。另外,開發搜索應用,也是華為推動自身軟件操作系統HMS發展、豐富自身軟件生態的必然選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無論是頭條搜索還是華為搜索,都在傳統移動搜索的基礎上,加入了新的智能搜索技術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字節跳動、華為雖然都是跨界做搜索,但其技術應用實力,卻絲毫不輸于市面上的任何企業。

生態能力或將成為未來智能搜索勝負手

從目前參與智能搜索的各路玩家情況來看,無論是實力雄厚的BAT,還是如日中天的字節跳動、華為,都是國內互聯網科技領域的重量級玩家,這也決定了未來智能搜索的壁壘會很高。而對于能夠參與其中的玩家來說,生態能力則會成為其未來決勝的重要考量。

首先,搜索引擎本身有三個重要壁壘:一是技術,需要具備對超大規模數據的處理能力;二是數據,用的越多越聰明,使引擎提供更精準的答案;三是內容,擁有別人所沒有的內容生態。

結合這三個因素來分析,前兩個因素對阿里、騰訊、華為、字節跳動來說,都不算難事。真正困難的是,平臺能夠持續地產出優質內容,并以此建立豐富的內容生態。百度就曾對外表示,內容版權未來將會是個很大的限制性因素。事實上,百度與頭條之間、頭條與騰訊之間都曾圍繞優質內容發生過多次摩擦,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一點。

其次,從平臺搜索引擎的演化來看,如今的搜索已經從之前的連接人與答案(知識),變成了連接人與服務(百度智能小程序、微信小程序)。這種情況下,擁有強大服務生態的公司會擁有更高的用戶粘性(比如百度APP、微信),也會產生更大的商業機會。

總體來說,無論是內容生態還是服務生態,都會對搜索平臺的未來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更進一步來講,未來唯有擁有良好的內容生態和服務生態的搜索平臺,才會擁有更大的發展機會。

作者:劉曠,轉載自互聯網的一些事,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yixieshi.com/147563.html


欧美顶级情欲片,欧美性色黄大片,萝双腿之间乳白液体视频,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女同